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本港台同步报码室 > 正文
潘石屹小儿喜上哈佛!网友质疑:1500万美元门票
发表时间:2019-09-07

  美国多间名牌大学今年爆出舞弊丑闻,多位名人涉嫌透过中介贿赂大学教授买学位。

  中国富豪也热衷于向美国著名学府捐赠。房地产发展商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的儿子,今年正式入读哈佛大学。

  不少网友热烈讨论,潘石屹向哈佛大学捐赠的1500万美元“生效”了,没白花!

  和第三任妻子张欣结婚后,育有两个儿子,名叫潘让和潘少。这里也蕴涵着父亲对儿子们的期望:做一个懂得让、要得少的人,拥有一个温暖、快乐的人生,可谓是用心良苦。

  潘石屹早在他的3名孩子还是初中的时候,就把他们送出外国留学。如今,长子潘瑞早已经从英国华威大学毕业。

  至于潘石屹与现任妻子张欣育有的2名儿子,二儿子潘让已于去年入读耶鲁大学,现在小儿子潘少(Luc)也进入了哈佛大学,可见潘石屹对英美教育还是相当青睐。

  潘石屹的妻子张欣不忘在Instagram分享喜悦,两夫妇分别在大学草地和校园建筑做背景,与小儿子拍了多张十分开怀的合照。

  底下很多留言都是恭喜这一家子。但是,曾经那些靠老爸捐款“买名校门票”的消息,再一次铺天盖地而来。

  2014年7月15日这天,是SOHO中国和哈佛的签约仪式,51岁的董事长潘石屹和49岁的CEO张欣夫妇双双现身。

  为了让更多的中国贫困学生,有机会到国外接受教育,潘石屹夫妇决定创立“SOHO中国助学金”,并与哈佛大学签约一份1500万美元的协议。

  而这一计划不只包括哈佛大学,他们还和很多英美名校洽谈,基金会总共计划捐助1亿美元。张欣表示,对于中国人来说,就读海外名校不应仅仅是“富二代”的权利。

  一位名叫“深喉”的网友表示,自己在纽约哈佛校友会做面试官,在纽约哈佛校友会做面试官,从而深得录取的奥妙。

  据“深喉”称,一条约定俗成的“真理”就是,如果一个学生可以给哈佛捐一座图书馆,或者一栋教学楼,无论他们在高中的表现如何,都可以录取。显然,1500万美金已经可以盖起几栋潘姓大楼,所以这笔门票预订费也算是值了。

  不过,壕二代也不是真的就不用学习,依然可以走进世界第一学府,成为人生赢家。

  他们的高中表现也很重要,因为学习成绩越好,简历越好看,也就是在给父母省钱;一个“成绩还可以”的壕二代可能只需要100-200万美金就能入校,但如果成绩单上满眼都是C和D,花费恐怕要超过600万美金。

  当然,这样的“潜规则”并不只存在于哈佛一家名校,而几乎所有的顶尖私立名校都或多或少地参与其中。

  据《名利场》2009年的一项统计数据表示,八大常春藤盟校接受的捐赠总额分别是:哈佛大学—369亿美元,耶鲁大学—229亿美元,普林斯顿大学—163亿美元,六合现场开奖结果哥伦比亚大学—71.5亿美元,宾夕法尼亚大学—63亿美元,康奈尔大学—54亿美元,达特茅斯大学—37亿美元,布朗大学—28亿美元。其中哈佛大学的现金储备粮相当于当年越南整个国家的GDP,称其富可敌国并不为过。

  诚然,高贵冷艳的录取委员会前也不是所有的壕都可以来排队的,往往交钱也需优先考虑校友子女。

  首先,即便不付钱,校友的子女也有大礼包,即如果基本符合标准就会录取。学校最喜欢看到其乐融融的一大家人(土豪)在一个世纪内先后进入了哈佛,然后在捐款时大家合力慷慨解囊。(而不是为今年捐哈佛还是捐耶鲁费劲口舌。)

  在此基础上,如果你是一位格外慷慨的好(壕)校友,贵公子一定可以荣获一席。

  “深喉”强调,有这样的“潜规则”的绝不止哈佛一家,几乎所有的顶尖私立名校都或多或少参与此交易—相形之下,哈佛还算“有节操”的。而另一些在金融危机之后格外缺钱的私立名校,如果恰好还要包养着昂贵的橄榄球队和lacrosse(长曲棍球)队,就更加需要(并欣欣然地)找几个壕来撑台面了。

  Step 1: 打一个电话:“您好。我想要给贵校捐一大笔钱,可否和你们的发展部部长聊一聊?”

  Step 2: 这时,发展部部长的任务就是旁敲侧击地搞清楚你想要什么,以及你愿意为此付出多少银子。这时,你应该自然而随意地说,“顺便说一下,我的孩子们未来几年就要申请大学了。如果我们一家人可以上一个学校,那也算是好事。”另,为了让谈判不太露骨,你应该讨论捐一个“奖学金”,重新命名一些建筑或雕塑—或者,随便什么。在恰当的时候顾左右而言他是很重要的,不然你会被标注成一名鲁莽的“新贵”。

  Step 3: 谈判结束后,把你的钱放在一个“可逆转”的信托里。每年都给哈佛一些钱,在最后一个孩子进入哈佛之前,绝不要把信托里的钱都给他们。如果你打算帮你的孙子买一张门票的话,不如把信托的年份拖得更长。放心,哈佛也是聪明人,他们会懂得。

  李嘉诚向斯坦福捐3700万美金,不仅学校医学院的名字用了李嘉诚的名字,他的两个儿子李泽钜跟李泽楷也都进入该校就读。

  香港富豪李兆基,向英国著名的贵族学校哈罗学校捐了1个亿美元,也是给几个孙子提起买好了学位。

  2010年初,耶鲁大学毕业生、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向管理学院捐赠888.8888万美元,创下当时毕业生个人捐款最高记录。

  2016年底,盛大网络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陈天桥夫妇,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.15亿美元,这只是他资助神经科学研究1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。

  面对公众质疑为何不给国内大学捐款时,陈天桥说不是没有捐,只是捐的钱被莫名其妙的花掉了,他为此感到很难过就停止了捐款。

  不过,也有人利用富豪家长的心态,开始在捐款上动起了歪脑筋。比如前段时间震惊全世界的名校丑闻事件:超过33名富有的父母被控,以不正当手段进入名校。

  一名没有赛艇经验的学生成为南加大赛艇校队成员,他的父母为此花费了20万美元;

  今年5月,一则“中国土豪砸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福”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,中国人对教育的慷慨程度再次震惊世界,把美国高校的舞弊风波再次推向高潮。

  据《华尔街日报》和《纽约时报》等媒体报道,在震惊全美的知名高校招生舞弊案的众多“富翁”家庭中,有一个来自中国的家庭。

  向案件背后的中国父亲向“操盘手”威廉·辛格支付了高达65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4374万元)的贿赂,而辛格本人对此供认不讳。

  这些被曝光的黑暗面,更让大家开始去质疑明目张胆捐款的富豪们。但是捐款能更容易的进入名校,似乎也是美国百年来的文化特点和社会现象。

  美国学生信息中心NSC追踪了2011年秋季入学的学生,以确定有多少人能在六年内获得学位证。与教育部统计中心NCES数据不同,NSC全程跟踪学生的成绩,不管学生有没有转学,只要最终拿到学位都算进毕业率内。

  NCES发现,只有不到一半(45%)的学生6年内在同一所大学获得学士学位;大约12%的学生转学其他高等教育机构,总毕业率57%;12%的学生尚未完成大学学业,仍注册在读;近三分之一(31%)的学生辍学。4年制公立与私立非营利院校毕业率相较高。

  有个小伙伴就读于美国中部某TOP100大学,因为英语成绩不好,两年了还在读大一,天天抱怨学成归来以后要孤独终老了……

  读个美国大学真心酸!看到国内的小伙伴都找到工作了,自己还在学校里苦逼,寻思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毕业证??面对那些七嘴八舌的亲戚朋友,更是感觉没脸见人了……

  港线%的毕业率不是逗你玩的,一直拿不到毕业证也不是开玩笑,血淋淋的真事儿……想去留学的,正在留学的,珍爱生命,珍爱青春,珍爱money,好好学习!